当前位置 : 首页
>>政策法规 >>普法教育

在健身房跑步猝死,健身房承担什么责任?

发布日期:2017-12-20 00:00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法规产业处

案情回顾

2017年5月18日傍晚,周某到某健身房健身。18时21分,他开始在跑步机上跑步,可仅仅两分钟,周某突然从跑步机栽倒,嘴唇发紫、口吐白沫。在场健身房工作人员发现后,立即扶周某平卧,以为是周某低血糖导致的晕厥,一位工作人员拿来葡萄糖水喂其喝下,大家焦急地不停呼喊周某的名字。看周某情况愈发不对,工作人员于18时25分拨打120急救电话,称有会员“不小心从跑步机上滑下来,没有受伤但是口吐白沫、神志不清”。18时32分,工作人员再度拨打120急救电话,催促急救车尽快过去,此时的周某已经呼吸微弱,嘴唇变得更紫了。120急救人员到达现场后,经抢救无效,宣布周某死亡。

事后,周某的亲属将健身房告上法庭,认为被告未能制定充分、有效的应急预案、未配备相应药品、未配备具有应急救护技能的教练人员、未能在突发情况下及时采取急救措施为由,主张其应对周某的死亡承担50%的责任,并据此请求相应的经济赔偿。

法院审理认为,周某突然晕倒后,被告工作人员及时对周某实施了一定的救护措施,并两次拨打120急救电话。且鉴于目前尚无强制性法律规范或行业规则规定经营性健身服务公司必须在场所内配备自动体外除颤仪、制定针对心博骤停的应急处置预案并配备掌握急救技能的教练人员,被告已经依法对周某的人身安全尽到合理的保障义务。根据死亡证明书载明,周某的死因为“猝死”。原告无法举证表明被告未对周某采取心肺复苏急救措施、错过黄金抢救时间与周某“猝死”之间存在关联性,周某到达健身房后未找到其私人教练、被告工作人员拨打120急救电话时的陈述、私教和其他教练入职时间短等亦均与周某死亡并无因果关系。最后,法院一审依法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案情说法:

1.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和《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办法》第三十七条“体育经营活动的经营者应当配备符合技术和质量标准的体育设施、器材和用品,保证消费者的人身安全。对可能危及消费者安全的体育经营项目,经营者应当向消费者作出明确警示和真实说明,并采取措施防止危害的发生。”的规定,本案中,健身房应依法对消费者的人身安全尽到合理的保障义务。通过事发现场的影像资料和通话记录等一系列证据表明,健身房已经尽到了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所以,“合理限度范围的安全保障义务”应当根据安全保障义务人所从事的营业或者其他社会活动考量相适应的必要性和可能性,结合案件具体情况予以认定。作为安全保障义务人的体育场馆经营者,要符合相关的法律、法规、规章或者体育项目特定操作规程的要求,尽到同类社会活动或者一个诚信善良从业者应当达到的通常程度的安全保障义务。

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本案中,原告并无证据表明被告未对周某采取心肺复苏急救措施、错过黄金抢救时间与周某“猝死”之间存在关联性,也无法证明周某到达健身房后未找到其私人教练、被告员工拨打120急救电话时的陈述、私教和其他教练入职时间短等亦均与周某死亡存在因果关系,所以原告要承担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原告的事实主张的不利后果。在一般民事诉讼中,“谁主张,谁举证”原则决定了法院在解决纠纷和争端时所作的裁判,是建立在证据之上。因此,无论是场馆经营者,还是健身消费者,都要有一定的证据意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